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科研访谈--文魁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13
访谈对象:文魁教授

文魁 ,男,1949年出生,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校长,教授,劳动经济学博士生导师。从1984年起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历任经济系副主任、经济系系主任、校长助理、校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及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和学位委员会副主任、主任等职。1993年成为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的专家。

主要科研成果:文魁教授长期从事经济理论的教学和研究,就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论和实践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丰硕的成果。他作为主要骨干主持和参加了国家社会科学“七五、八五、九五”规划重点课题的研究,他还参加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的研究,参与了国内有关政治经济学重点教材的编写和评审,公开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学术论著多部。特别是在劳动和收入分配的研究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先后获得国家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他主持的教育部青年专项基金项目《中国工资运行机制改革研究》获得国内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被认为是“填补了空白”、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其专著《市场经济的工资运行》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他主编的专著《现代企业制度与组织机构设计》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近年来,在担任党政领导职务的情况下,他除了继续自己的深入研究外,把重点放在培养和带领青年学术骨干共同搞科研上。他主持并带领全校多学科的青年学术骨干共同承担的首都经济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专家的高度评价,其专著《首都经济研究报告》经专家评审通过,由北京市出版基金资助出版。他主持了北京市软科学项目《适应北京市企业技术人员激励机制》的研究,部分内容在《管理世界》发表。他还发表了《从所有制功能认识和把握基本经济制度》和《共同利益和社会主义》等论文,应《人民日报》之约,写了《走出形而上学实现辩证综合》的文章(发表于《人民日报》2003年9月16日理论版)。作为第一作者出版了《历史存在权》专著。目前,他正主持教育部课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劳动关系》,北京市软科学课题《人才环境》,北京市社科规划课题《人才测评》等的研究。他还是“中央马克思主义工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及其规律研究”的研究员。此外,他还承担了国家和北京市社会科学方面的课题立项、评审、评奖和高级职称的评审等大量工作。

主要社会兼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市第八次、第九次党代会代表。兼任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经济规律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北京经济学总会副会长等学术团体职务。还任北京市人民政府第六、七、八届专家顾问团顾问、北京市委研究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评审委员会经济学科组成员、北京市社会科学规划经济管理学科评审组组长、国家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第二、三届经济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十一五”规划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社会职务。

记者:您如何看待科研中专和广的辩证关系?

文魁 教授(以下简称文): 我认为教师搞科研的基础是有一个自己的专长。现在学校正在为教师做的职业生涯规划,也就是帮助教师找到所在学科的一个发展方向,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充实和发展。

同样花费精力,写十篇论文十个方向,可能是一名杂家,而选一个方向发十篇论文,就有可能成为一名专家。这是因为在一个方向上连续发表十篇论文,证明其在这个研究方向确有研究,纵向上从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级,对问题的研究越来越深。而做科研,一定要注意深度,专家和学者一定是“术业有专攻”,沿着一个方向深入地研究下去。这个方向不等于说兴趣很窄,而是对学科的理解已经形成一套系统,真正研究起来也包括很多学科方向的融合。

若把经济学比作一个桶,里面装有:价格、税收、工资、利润、生产等范畴。研究经济学,不论从哪个角度入手,都要和这些范畴打交道。做研究,就要做到基础理论扎实,对这些基本理论都要有所感悟,但从不同角度着手研究,对研究对象的感悟是不一样的。变换观察问题的角度是可以的,但是研究的根基,一定要确定,这就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

我自己的研究也得益于“专”,然后是“广”。我做过一些工资理论的研究,也都是从基础理论开始。当然,做学术也时常会转换角度去探讨问题,但是还是离不开那个“专长”,我还是试图先用理论把问题说明白。概念也是很重要的,只有当真正理解概念本身之后,才能够做更深层次的了解,打开思路,进而解决问题。

记者:从您多年的成功经验中,您觉得作为一个学者,怎样才能得到一个好的科研选题?

文: 搞科研,要善于发现题目,这就需要对周围的事情感兴趣,善于观察身边琐事,并从中发现问题。观察,是一种习惯,对任何事有好奇心,常问“为什么”,以学者的眼光去观察周围的一切。之所以称作“以学者的眼光”,是因为学者是追求真谛的。怀有学者的严谨治学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周围很多事情是值得研究的。

科学研究的过程是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其中最基础的是发现问题。善于观察、发现问题,是一种科研素质。善于从生活的周围去发现问题,根据学科的专长,多提几个为什么。以一个学者的眼光去看待周围的一切,对周围发生兴趣,以科学的态度探究它为什么存在。在科学研究中,“以学者的眼光”可以摆脱常人的思维,因此可以说搞科研能够提高一个人的精神境界,让人站得很高,有宽广的胸怀。别人不以为然的事情,自己去产生兴趣,从学科的角度去思考,这样一来,不是资源的也成为资源了,不是材料的也成为材料了,不是问题的也能成为研究的问题了。其实生活中到处是资源,到处是值得研究的问题,而且都不是很容易回答的。于是,既发现了问题,又给人深入研究问题并试图回答问题的动力,进而提出自己的想法。

记者:您认为应该如何认知科研创新?如何才能取得真正的创新成果?

文: 创新是多方面,多层次,多级别的。大的创新,例如社会制度方面的创新;很尖端很有用的创新,例如袁隆平做杂交水稻,解决全世界人吃饭的问题;很小的创新,例如教学方法的改进,使得学生更加有学习的兴趣,这些都是创新。按熊彼特的说法,创新就是引进新组合,由于新的组合有新的利益出现。企业的出现是一种制度创新,它提高了生产率;理论创新,就是前人没有的,原始独创的。而在科研中,创新是否被承认有多种因素:

一方面是科研人员本身的主观因素。首先,在做科研的前期,科研人员要进行大量的文献检索,目的在于了解自己的选题在学术领域前人是否有过研究,如果确有研究,到了什么程度。这样就可以省去重复性的工作,从而站在学术前沿,研究一些未被研究过、研究不够深入的问题进而提出一些自己的解决办法。相反,单纯凭自己的想法而不去了解学术领域研究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能白花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些已经被他人研究过的问题。因此,做科研,不能做“井底之蛙”,只局限在自己的思维里。其次,科研人员的信息和知识面有限,了解的情况可能不够全面,有好多因素没有被考虑到而造成所谓的“创新”在实际中不可行。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研究评审要经过“答辩”这一环节,因为在答辩过程中,专家组的成员会从不同角度针对研究内容、方法等提出一系列问题,而这些问题中可能有作者在之前研究中没有考虑到的。

另一方面是客观因素,检验学术研究是不是有创新,不完全在于评价。因为在评价中也存在人为因素,评委毕竟是人,也会有片面性或知识的局限性,也会受到很多因素影响。特殊情况下,也不排除不正之风。

所以说,评判是不是创新,要靠实践、靠历史去检验。作为教师做科研,要想做到更全面更客观,就要去检索、去发现、站在学术前沿来考虑问题。而作为评价机构,应该全面、客观、公正。当然也应该考虑到一定的历史环境因素。

记者:最后请您为 OTA 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文: 我认为有以下几方面工作是可以考虑的。

1.帮助教师提高科研能力和改进科研方法,指导教师怎么去搞科研,发现问题,分析问题;

2.帮助教师建立科学研究的规范。指导教师怎样去写文章,怎样去进行文献检索以及怎样注意具体行文过程中的规范来保证合乎研究的范式;

3.帮助教师做科研选题,帮助教师发现问题;

4.帮助教师推荐发表论文;

5.帮助教师搜集资料或提供搜集资料的方法;

6.帮助教师解决申报课题过程中的问题等等。

(访谈记录人: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07级研究生 李瑾)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