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科研访谈--邹昭唏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12
访谈对象:邹昭唏教授

邹昭? ,女,1950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现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科研处处长。199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01年获批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

主要研究和讲授企业战略管理、国际企业管理、运筹学。

科研成果:出版专著、教材9部,在《管理世界》、《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等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专著《跨国公司定价系统分析??对跨国公司经营过程及其特征的博弈研究》,获北京市理论著作出版基金资助(1998),并获北京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000)、第三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2002)。专著《中国利用外资规模研究》获北京市理论著作出版基金资助(2001),并获北京市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004);专著《企业战略分析》获得理论界和企业界的高度好评。论文中有6篇刊登于国家权威杂志,1篇被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复印转载。

课题项目:主持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五”规划项目《加入WTO与北京企业对策研究》(2001-2003)、北京市教委项目《我国利用外资的规模研究》(2001)、北京市教委项目《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北京市产业发展环境研究》(2004)、国家烟草专卖局委托项目《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烟草业发展的影响》(1999)、山西监狱局与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委托项目《山西监狱企业战略规划研究》(2002)、企业委托项目《北京德成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战略规划设计》(2003)、《北京北方尼奥普兰豪华客车股份有限公司战略规划研究》(2003)、国家发改委重点课题子课题《石化产业发展循环经济产业模式与对策研究》(2005)、北京工业促进局课题《北京石化产业发展循环经济指导意见》(2005)、北京商务局课题《北京商业服务业迎奥运三年行动计划》(2005)、朝阳区科委软科学项目《朝阳区高速发展中的风险与规避研究》(2005)。

主要社会兼职:北京技术经济与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市经济学总会理事、北京市自然科学联合会与社会科学联合会两会顾问。

记者:您是如何看待科研和教学的关系的?

邹昭唏 教授(以下简称邹): 科研与教学是密不可分。作为科研处长,对教学也非常关心重视。最近我参与了学校中长期规划制订,规划中提出了科研的指导思想就是强调科研工作必须与学校教学工作紧密结合,成为提高教师教学质量和教学水平、提高学生创新能力、促进产学研相结合的重要手段和途径;科研工作必须将立足和服务于首都社会经济发展作为基本要求,凝练和打造我校适应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的科研能力。

就科研与教学的关系来说,首先是科研对教学的作用。第一,科研可以为教学提供鲜活、准确的案例。只有在科研过程中收集的案例才能生动,学生才爱听,因为不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讲起来就生动具体。比如说战略的两种属性:战略计划职能和应变职能。如果没有科研的过程,就会照本宣科的说,战略80年代以前是计划职能为主,80年代以后是应变职能,这样人们的感性认识就不会很强。但在给北方尼奥普兰做咨询时候对其使命的定位特别的具体翔实,而一些跨国公司制定的使命定位很简单,比较抽象。这样做实际上为了使战略适应环境的变化,战略的制定不能过于具体。自己制定的战略应变职能体现的不是很好,以前没有这种认识,不理解,但在给企业做的过程中就明白了。课堂上拿自己的案例与跨国公司的给学生一比较,学生马上就明白了。通过比较发现两者的不同,这样学生会比较感兴趣。若光讲两者的区别,就会比较枯燥。因此只有通过科研自己才会有这样的体会。三个层次战略的关系也是如此。一二三级战略的关系,简单的讲概念,不会很鲜活,学生会感到枯燥。没有科研的实践,讲课很难生动起来。我的大部分教学案例都来自自己的实践,这样讲起来特别具体而且有自己的体会,学生也很喜欢。第二,科研可以为教学提供新的方向和内容。现实发展非常快,教学内容是要不断的完善的。例如以前用波特钻石模型来分析北京市的产业状况。现在该模型又有新的延伸,就是和企业的创新联系起来形成企业的微观基础,来共同评价。因此不从事科研就不会体会到有这种需求。所以科研为教学提供崭新的知识和框架,有些老师的知识之所以陈旧,是因为科研太少了。第三,科研还可以为教学提供科学的思路和方法,这些对讲课都有好处,不至于讲课时语无伦次。

其次是教学对科研的作用。我们可以将教学看成是对科研的一种检验:是否研究透了。因为研究不透就讲不出来,讲不清楚。从理论上能看懂,但要是能讲出来,必须是真正吃透了。科研是对理论的一种检验,必需能拿各种实例讲出来才行。而且,教学对科研提出实践中新的需要。例如2005年我去广东电信讲课,有的学生提出蓝海战略,当时还真不知道,回去赶紧看,上课的时候赶紧加上。蓝海战略看起来很新,其实与迈克尔波特的钻石模型紧密相关,以波特的模型为基础就把整个体系联系起来了。再如产业结构提升问题。意大利工业经济总量排名第七位,但是其产业结构都是一些传统的产业如皮鞋、箱包、瓷器、化工品等等,都不是高科技产品,好像与产业提升的理念不太相符。课上让同学对意大利的产业结构进行讨论,有的同学提出这里面蕴含着很深的文化底蕴,这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启发。它的产业升级体现在文化创意的提升,而不仅仅是高科技的创新。创意的提升是一条新的道路,而不一定仅仅是停留在高科技创新的层面。所以说学生讨论中为实践提出了新的要求。

记者:那您觉得应该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的?

邹: 我认为首先要做好教师自已的职业生涯设计,对自己的定位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定位好了后,就是要自信+努力,不惧怕失败。以我自己为例。我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不要怕否定自己,多听取别人的意见。当遭到否定的时候确实很痛苦,但也得听,敢于否定自己。别人提出不同的看法,要学会去思考,不能持有反感的态度。比如问学生海尔的服务团队为什么这么出色,其实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就是海尔营销体制的支撑是别人难以模仿的,但是在讨论中学生提出海尔的核心文化,对自己就是一种修正。再就是向各种人学习,像蓝纪平老师的经济学知识,觉得讲的特别好,对自己经济学的启蒙非常重要;温宏健老师的企业实践知识,对自己都有很大的帮助。第三就是要不断地学习,扩大视野,不断调整自己,适应环境变化。

记者:您认为应该如何认知科研创新?如何才能取得真正的创新成果?

邹: 科研创新涉及到科研的方法问题。比如过去好多研究生论文的写法像教科书,描述型的,介绍基本概念,肯定没有什么创新。现在进步了一点,有一点自己的新东西了。不过引用国外的方法后,也出现了一点偏差。先假设(创新),再论证。但假设是怎么提出来的呢?在强调方法的过程中,对假设的提出并没有做研究,有的是在研究前人的基础上做出的假设,这个是有依据的;有的好像就是想到这个问题就做个假设。通过自己的实践渐渐知道,论文的价值就在假设上。而诱导法就是诱导我们去思考,这个命题可能成立也可能不成立。

索罗余值法是对美国GDP的研究发现有一部分是与投入无关的增长,就把这部分增长归结为科技的进步。而亚洲四小龙早就纳入跨国公司的体系,但是按照索罗余值法推算,这些国家的科技进步是零。四小龙在国际化的进程中,科技是不断进步的,这就诱导我们去想这种算法可能存在问题,需要进行不断的发展和延伸。照这思路一走,就发现了问题。索罗余值法只算和投入无关的部分而与投入有关的部分却没有计算进去,因为与投入有关的部分也可能包含着科技进步的成分。这就是创新,有前人的理论和现实的需求。这样一算四小龙有科技创新的成分。因此消化吸收也是一种创新。

再比如中国与印度的差别。两者在引进外资方面差别很大。印度在高端引进外资,低端在就业和贫困方面的问题解决不了,而中国在这两方面都做的不错。区位优势结合的方式不一样,引进的战略是不一样的。中国实行全方位的引进,比较稳健。通过统计数据进行研究,结果还是比较明显的。印度强调自主创新,注重自己的品牌,这方面比中国做的好,但中国创新的投入也越来越多,就业方面比印度要强。创新是有理论基础的,不是凭空的想象。对过去文献的浏览,是前人的实践经验,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这有一定有局限性,但对自己是一种启发。再就是实践、案例和实际需求,会促使我们进行新的假设。在实践基础上有实际的需求才可以创新。

有人把创新分为三类:原创、消化吸收基础上的创新、方法的创新。我认为创新可以分为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意。科研创新一是基于对前人科研的浏览,二是基于现实的需求。到企业中你就会发现企业的需求比我们的研究向前走了好多步。社会上的一些经济学家很有名,是因为他们特别了解国情,不断做些服务的课题,而且越做越好。

记者:您在获取科研资源、科研资助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邹: 什么事都有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我的国家社科基金报了六次。你说有没有走后门的,确实有。但是总体来说现在越来越公正。这次报重大课题,文魁校长和评委的关系特别熟,但由于各种原因还是没有批。对年轻教师来说真是靠自己的奋斗。从自己的成长过程来看,自己刚开始咨询的时候,到企业都不太敢说话。开始就要多做课题,积极参与,不要计报酬。这样可以积累丰富的朋友圈,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刚开始的资源,自己去争取。像教育部的课题直接申报很难拿到。若企业或政府委托课题,获得3万元以上的经费资助,再申报教育部的专项任务,虽然教育部不再给予经费,但是有了“教育部项目”这个品牌。这也是扩大科研资源的一种途径,有助于积累一定的关系、经验和能力。北京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社科基金,最终还得靠实力和奋斗,不能靠关系,因为关系是有限的。至于调研的资源,现在数据特别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外商投资报告全都是公开的,还有资讯、信息网络,可以下载好多东西,现在科研条件确实好多了,学校也建立了数据平台。

记者:最后请您为OTA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邹: 我的体会,有些老师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做科研,所以OTA可以帮助大家,号召大家去听各种各样的学术科研讲座。OTA可以组织一些类似的讲座。

(访谈记录人: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07级研究生 崔娜)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