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教学访谈--柳学信副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07
访谈对象:柳学信副教授

柳学信, 男,生于1972年10月,河南省商城县人。经济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目前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产业经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产业组织与博弈论应用、规制、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等。曾经或目前主持包括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中国博士后基金项目等五项科研项目的研究;已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二十多篇,出版专著一部。

记者:您在获取科研资源、科研资助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柳学信副教授(以下简称柳): 对于刚进校的老师来说,我认为一方面要注意多积累,另一面是多关注和搜集相关的信息。积累有很多:研究实力,出书,发表论文,曾经成功的项目和成果等等;关注信息有助于在申请项目方面有更多的机会,多申请才可能多中。

信息渠道的主要来源:除了学校科研处的网页,需要关注一些项目资金的网页,比如国家自然基金,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的有关项目资金的网页,以及财政部、国资委的有关网页(一般每年2、3月发布),上面的信息是最新的。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对于新老师来说,没有这种基础或者说没有项目和成果在开始申请时难度很大,如果加入一个团队去做项目,也许可以帮助找到一个很好的起点,这样有了一些积累后面就会更顺畅些。人脉也可以算作一种积累。

记者:您在确定科研主题(特别是确定科研项目选题)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柳: 一般来说,很多人都存在某种路径依赖,比如说倾向于自己的博士论文选题的方向。当然也不尽然如此,社会需求也是影响选择主题的一个方面。主要思想就是能通过自己的专业为社会做一些什么。比如我的研究方向是产业经济,那么我在确定主题的时候就是通过从自己的方向和研究兴趣出发,然后考虑和社会需求的结合点。

记者:请您谈谈在收集和处理科研资料、科研信息方面的经验。

柳: 因为学校的资料不是很多,图书资源和网络资源也不很充分,因而我搜集资料有相当部分是回到清华(原来做博士后的学校)去获得。那里的数据库和图书比较全。

国家图书馆也是一个途径。资料和信息需要长期的持续关注。国外的研究成果会公布在网页上,得到这个信息后再去图书馆和数据库中搜索。

比如说,一个国外的专家最近出了什么书,找到他引用了其他人的什么内容,然后再去找这些内容和关注其研究者。 另外,我还会利用出国的机会去国外搜集需要的资料和信息。这些东西需要长期的关注和积累。

学校的国外期刊和电子资源是非常有限的,这对于搜集资料来说可能是个阻碍。

记者:您认为应该如何认知科研创新?如何才能取得真正的创新成果?

柳: 杜绝抄袭是最基本的,在我看来很多东西取决于项目资助的力度。做经济应用研究,能够在权威期刊发表,为别人引用,得到领导的批示已经很不错了。

对于年轻老师来说,讲课的负担相比之下比较重,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在做研究上的精力。真正的创新需要很大的投入,这是我所期望的。 此外,数据和资料的收集是需要资金支持的,这些都可以说是创新的基础。

记者:您所从事的学科有什么特点?您的科研主题、研究方法与学科特点有哪些一致的方面?

柳: 我的学科主要是用数量的方法分析经济问题,包括不对称信息,这个理论领域发展非常快,也是比较新的学科。所以需要考虑外国的理论和中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来决定研究方法。总的来说一方面,关注国外发展前沿;一方面,关注国内的现状。

记者:您认为高校教师应该树立什么样的科研观念?

柳: 教研相长是基本的理念。科研是基础,科研不好,教学也受限制。实际情况是科研与教学是不好平衡的。从个人角度看,教学可能制约了做科研的精力,备课教学都需要时间。

记者:最后请您为OTA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柳: 希望能减轻教学压力,比如给主讲教师配助教,让助教承担一些繁琐的事务性工作;还应该解决做科研的办公场所。另外考核体系是否可以更倾向于科研,协调一下教学和科研的平衡。

老师之间形成不了团队,没有什么合作,可能也很难出成果。

新老师最好能有一些初始的资助,比如发表文章的版面费,出书的出版资助等。现在资助的名额还是比较少。另外希望改善图书馆和电子资源这些硬件条件。

(访谈记录人:劳动经济学院07级研究生 杨锐)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