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科研访谈--郑海航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21
科研访谈:郑海航教授

郑海航 ,男,1945年生, 196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1978年考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攻读并获得首届硕士、博士学位。1988年赴日本明治大学作访问学者。回国后,任中国社科院工经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1998年??2007年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现任校长顾问、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和学位委员会副主任,企业管理学博士生导师,兼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经济与管理研究》、《当代经理人》杂志主编。

主要科研成果:研究方向为企业组织理论,代表作有:《企业组织学导论》、《国有企业亏损研究》、《中国企业理论五十年》。其中《国有企业亏损研究》获首届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基金奖和第八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奖;《中国企业理论五十年》获北京市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和教育部人文社科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带头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研究”团队被评为“2005年度北京市属市管高等学校‘学术创新团队’”。

主要社会兼职: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工业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职业经理人资格认证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理事、北京行为科学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吉林大学、山东大学等院校的兼职教授,国家重点研究基地吉林大学国有经济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

郑海航教授从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专家特殊津贴,2001年被评为“北京市突出贡献专家”。

记者:您是如何看待科研和教学的关系的?

郑海航 教授(以下简称郑): 科研对学校培养创新人才非常重要,一个大学已经不是简单的“传道授业解惑”了,作为一个大学老师,需要传授怎样创新,怎样培养创新人才,只有具有创新的人才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

学生的创新能力主要来源于老师的培养,老师的创新来自于创新的思维,只有有了创新意识的老师,才能培养出创新的学生。我有这样一个比喻,“大学好比是一个大树,教学是树干,科研是树根”,用这个来说明教学和科研都很重要。通常教学的作用是比较明显的,因为它充当树干的作用,科研的作用却不是那么明显,有时候人们都看不到。人们有时候只关注教学,因为它是树干,在没有眼光的情况下,人们只关注树干,但是树根吸收营养,输送到树干,到枝叶。只有树根的繁荣,才能有累累果实。如果学校里的每一个老师都从事科研的工作,那么学校的科研水平将会有多么大的提高。

文魁校长说过“科研是大学老师的一个基本功,反映每一个老师好不好,很重要的一点要看科研的水平。”科研中将创新、宝贵的经验和创新的思维作为营养输送到枝叶,只有创新的思维才能果实累累。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科研也是起树根的作用。

实践中的营养和创新的思维,需要通过教学来实现,通过课堂,用启发式的思维教育学生,启发学生的创新思维。过去把科研和教学认为是两张皮,或者对立,这都是不对的,把教学和科研当成油和水,当成水和火都是不对的,教学与科研应该是水乳交融的关系,要结合,要相长。

记者:请您谈谈您宝贵的科研经验,与我校广大的教师分享一下。

郑: 我重点讲一点,就是科研中的团队作用。我在做科研的时候特别注重团队,要组织团队,发扬团队精神。本人在中国社科院,以及1998年来到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之后,都一直注重以团队的方式来进行科研。无论是在社科院还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代表性的,大的成果,都是团队研究的结果。比如:《国有企业亏损研究》是1996年的课题,这就是一个团队合作的成果,在这个团队中,我作为负责人,还有江小娟,张承耀。江小娟是研究产业经济学的,我是研究企业管理的,除此之外还有国家统计局、国家工业司司长赵岷山司长的参与,我们这样一个不同专业、不同研究室组合的团队,被社科院的领导认为是“跨专业、跨部门联合科研的范例”;还有一个例子是做国企改革、体制改革,同国家经贸委企业改革司司长邵宁,现在是国资委的副主任,共同主持了《大型集团公司成为国家授权投资机构实施研究》的课题,该课题也是团队合作的结果,我作为负责人,邵宁是行政领导。在这个团队中,有中国社科院的学者团队、国家经贸委的同志、还有发改委的同志。我们组成的课题组,深入进行国内外的调研,组织大中小型的研讨会,这样将我们的研究结果变成了国家的政策。同时这项研究也得到了UNDP的资助。

在社科院的时候,我是主管科研的,那个时候就以团队做科研。以团队做科研,改变学校由个别人单打独斗的方式进行科研工作,这种散兵游勇的方式做科研是不好的。有人认为“文科这样的学科性质,进行科研的时候就是每个人自己在想象问题”。其实文科研究的很多现实问题,涉及知识面很宽,而每个人的知识面都是有限的,通过团队来开展科研,由一个带头人,可以培养一批重点青年的研究人才,使学校更多的人参与科研,使科研工作得到繁荣。事实证明也是这样的,如果有十个科研标兵做科研,那么只有这十个人在参与科研的工作,如果每一个科研标兵能够带着十个另外的人一起进行科研工作,那么就有100个人在做科研,这样就能更快的推动全校的科研活动。

要大力提倡学科带头人的作用,教授就要和副教授、讲师、研究生一起进行科研工作。1998年,加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以后,同北京市合作,进行了“中国企业理论50年”的课题,该项课题同吴冬梅、戚聿东等青年教授一起做,这个课题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它对中国企业理论进行了系统的综述、评价、研究,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献上了一份礼物。

还有,我们的人力资源管理,单靠个人的力量是不容易形成自己的学术影响力的,必须拧成拳头才行。这样,我们一些人就建立人力资源沙龙,包括我本人、吴冬梅、赵耀、赵慧军等。我们集合在一起进行探讨,研究,集合编成了研究生的一批教材。

下面我说一下团队为什么如此重要?

俗话说“团结力量大”,团队的团结意味着智慧多,创新需要智慧,需要人才之间的互相补充,互相激励,在讨论与碰撞中产生新的火花。团队能够互补,发挥不同的学科、职业的优势。我们以前组建的团队,都是学者、行政官员等参加,我们各自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提供不同的观点,充分利用各自的资源进行调研、互补。团队的创新就是在这样的碰撞中不断出现的。在思考中,每个人产生新的想法,产生新的思想,这就是团队的优越性。另外课题负责人一定要有责任心,作为学科的带头人,一定要像火车头一样。但是如果没有车厢的话,也不能发挥带动的作用。在团队中,需要有不同年龄梯次,这也是繁荣一个学校科研所应该做的,组成这样的团队可以发挥方方面面的优势,弥补自身的不足。

另外还要说一下带团队工作,充分发挥团队优势的一些体会。

第一,带头人一定要真正发挥自己的带头作用,在理论上需要有一定的理论素养,学术上一定要有一定的影响,在科研活动中要发挥自己的榜样作用,要做到身先士卒,带头去研究,集中力量做好,亲自参加调研、讨论,在理论上提出一些新的内容。另外,带头人一定要有胸怀,包容不同的意见,尊重别人的劳动与欣赏别人的成果和智慧。

第二,团队要是志同道合、紧密团结的一个团队,需要有一个这样的特征的核心。大家要想在一起,干在一起,拧成一股绳。

第三,团队必须由带头人联系课题,以课题带任务,以任务带团队。围绕着一个感兴趣的课题,提高效率。

第四,重视团队,特备重视团队的梯队建设,要有合理的年龄结构,将教授、副教授、讲师、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结合起来。重视梯队的建设,可以使更多的年轻的研究力量成长起来,成为科研的骨干。

很多带头人因为自身年龄和身体的原因不能更多的进行研究,但是科研是无止境的,需要培养研究人才,避免科研上出现的研究人才青黄不接的现象。梯队的建设,能够促使科研队伍的长盛不衰,代代相传。后一代人站在前一代人的肩膀上,带头人需要做好铺路石的角色。

记者:最后请您为 OTA 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郑: 要开展开拓性的工作。使全校的师生关注这样的工作,并且还要使他们从中受益。可以培养典型进行宣传,比如:某位教师在OTA的帮助下怎样取得成功,是人们关注这件事情,投身于这样的一个活动中。在活动中使参与的人能够帮助别人,同时自己也能接受OTA的指导,自身也得到提高,自己也不断的受到启发。

(访谈记录人:劳动经济学06级研究生 齐静)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