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教学访谈--李靖副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19
访谈对象: 李婧副 教授

李婧 ,女,经济学博士,副教授,首都经贸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经济学会英国分会会员,北京市国际金融学会理事。主要研究领域:中国国际收支、人民币汇率制度选择、资本管制和货币合作。

李婧 博士主要代表作品有:专著:《中国资本账户自由化与汇率制度选择》、《中国外汇市场语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协调发展研究》。论文:《解析人民币盯住美元制》、《汇率的决定因素和制度模式及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对策建议》、《人民币参考货币篮调整的机制与政策建议》、 RMB Exchange rate Regime: Suggestions On Further Reform and Exit Strategy , China &World Economy (现为 SSCI 来源期刊) , January 2003 、《人民币国际化的成本收益分析》、《美元国际化的路径、经验与教训》、《中国对亚洲货币和金融合作的供给和需求》、《 2002 年中国国际收支的特点、成因及对宏观经济政策的影响》、《人民币跨境流通的现状及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 Regionalization of RMB and China ’ s Capital Account Liberalization ” Vol.2 China and World Economy February 2004 、 《整合港币:中国参与亚洲汇率协调机制的前奏曲》、《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取向和退出战略》、《人民币汇率制度选择:文献综述》、《亚洲金融合作的背景、最新进展与发展前景》。主持的科研项目包括: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人民币区域化进程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与对策研究》、北京市教委面上项目《中国在亚洲货币金融合作中的作用和总体战略》、北京市委组织部优秀人才专项资助项目 (D 类 ) 《中国 90 年代国际收支双顺差之谜与外部平衡战略》、中国改革基金会中标项目《人民币国际化现状及前景研究》、北京市人文社科项目《人民币跨境流通的风险与对策》、北京市优秀人才专项资助项目《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与外汇市场协调发展研究》等。

记者: 您在确定科研主题(特别是确定科研项目选题)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李婧副 教授(以下简称李): 我认为研究是收集和分析信息(数据),以增加对所考察现象的理解的系统过程。通过它,我们可以在数据的支持下,试图系统地获得对某一问题的答案,或解决某一问题,或增加对某一现象的理解。这些问题就是我们对某一种经济现象或者问题的困惑、不解。它们很可能在某些领域内长期存在而没有得到解答。这些困惑和不解就是我们的研究起点从而促使我们去寻求答案。那么,如何找到这些问题呢?一般寻找和确定问题的方式叫做“削铅笔”法。人们所研究的领域就像一支铅笔,而你所要找的问题就相当于铅笔芯,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就是一步步地将铅笔削细。比如:我所从事的研究领域是经济学,具体到学科是世界经济,再具体是研究汇率制度的,再细化是研究人民币汇率制度与资本账户开放。这样不断细化,铅笔就会变得越来越细,从而你会在更窄的研究领域长期关注一些经济问题或现象。比如说我研究国际收支,可能会关注中国国际收支、美国国际收支的变化情况。在关注的过程中你会发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与过去某一时期相比发生了变化(与过去不同),那么会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不同,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而这些困惑就是你要找的问题,研究的使命也就清楚了。寻找答案的过程是研究与论证的过程。这就需要阅读相关文献。阅读文献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重复工作,可能这个问题已经有人解决了,你的困惑也就解决了,所以就不用再做重复的研究;而假如阅读了大量的文献后发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你就会思考你应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这就是你要找的问题。科研题目有时是一个肯定或否定的判断,比如,“美国次贷危机将拖累全球经济”,“新兴工业化国家经济不会与美国经济脱钩”;有的是一个问句,比如,“中国的国际收支双顺差可持续吗?”、“资本账户自由化是对华盛顿共识的挑战吗?”。选题的基本原则是:选择你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选择你所掌握的理论工具能够胜任的问题,尽量使问题细化,不要大而空的问题,选择别人也会感兴趣的问题。一个好的选题一定具有一定的专业跟进性,即它会促进学科的发展,它也可能会有利于研究者的职业进步。

找到问题后,下一步就要考察研究的可行性(看能否得到答案)、能否找到相关的资料、想调研的资料是否具有可进入性、 研究方法是否具备、研究时间是否充裕、是否有合作者可以加入等。有时候好的研究问题并没有得到研究就是一些研究条件不具备。

一个科研问题往往具有延展性,较大的正外部性。随着研究的深入分析我们会发现新的问题。进而我们就会有研究的展望,读者阅读论文后,就会知道他后面还可能、还需要做什么,研究者自己也知道后面接着可以做什么。

记者: 您认为应该如何认知科研创新?如何才能取得真正的创新成果?

李: 科研创新与问题发现密切相关。创新可以说是而不仅仅是一个头脑风暴,它是别人以前没想过或没做过的,也可以是别人以前做了但是不完善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创新必须能够增加人类的知识。创新起源于问题和困惑。同时,用不同的方法或者不同角度研究问题也是创新,也会带来知识的增加。创新是有使命感的,因为它提出了或解决了一个问题。问题得到解决更好,如果没有得到解决那也是创新,因为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不是观点,观点是经过论证后的、可信的)。创新是有风险的,科学研究的风险也很大,也可能会经历挫折和失败。

要创新则平时就要培养问题意识( sense of question )。问题意识特别重要,它可能来源于平时的积累和与他人交流。因为如果研究者一直关注一个问题,经过平时大量的积累,相关知识就会变得越来越厚重,则会更敏锐的发现问题。交流包括向同事学习,向学生学习,和所有与你有共同关注的人沟通、对话。在教学的过程中同学提出的一些问题看似很荒谬、很可笑,但是很有意思、很珍贵。作为教师我们要会珍视他们这种思想的火花,来激励他们进行思考。要想获得创新成果就得经常思考和琢磨,创新必须具有推进性,它能推进某一研究领域的发展。

经济学首先是一门社会科学,懂得经济学的常识尤为重要,学了经济学就要会用经济学的逻辑思维去分析身边的小事。平时要多思考,这样就会形成习惯,从而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经济学,学活后方能够活用。

问题的解决需要恰当的研究方法。研究方法有很多分类。比如,规范分析法、实证分析法、边际分析法、比较分析法、均衡分析法等等。还有一些以命题为导向的研究方法,研究什么样的命题就运用一些相应的方法。关键是要有自己的思想,方法要为研究服务不能为了使用为了而使用;一些研究手段有田野调查、问卷、访谈等等;还要掌握一些必要分析工具,比如一些统计和计量分析的软件。

记者:您是如何看待科研和教学的关系的?如何平衡两者关系?

李: 高校教师应该树立教研相互促进的科研观念。科研提升的一个前提是对学术研究的热爱和使命感。从教学与科研的关系上看,科研是具有延展性的,它会向教学上延伸。科学研究需要“专”, 研究领域需要足够细。同时还要肯“钻研”,因为一个学科领域内的分工越来越细。作为一个教师要想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得有一桶水。而这一桶水从哪里来呢,就来自于科研。当教师自己的知识储备足够了,就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更高的位置,看问题时就会比较透彻,就可能更准确地预测学生学习中可能面临的问题,可能提出的问题。可以在教学设计的时候恰当布疑、解疑。在教学的过程中设置一些情境对学生学习与认知进行引导,发现并培养他们的潜质。

同样,教学也会促进科研。在教学的过程中学生会提出一些老师不太了解的问题,这样就会激发教师去了解、去研究、去钻研,从而促进教学,促进学生的知识积累,增强其学习能力和思考能力。

教学和科研都很重要,但是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是硬约束。在某方面分配的多,意味着在其他方面分配的少。再者,科研需要独立思考,需要研究者有独立的时间与空间。教学有时还具有重复特征,不会增加教师本人的知识。但是科学研究的过程却具有创新性,需要知识的增加。如果教学的时间分配很多,那么科研的进步曲线和和教学的进步曲线就会处在一个很平缓的阶段,不会有大的突破。大学最好设置一些机制来平衡二者间的关系。例如;学术休假等。时间长度不一定一年,也可以设置几个月。这样可以在制度设计上促进教研相长。

记者:最后请您为 OTA 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李: 我觉得可以帮助教师搞一些小型研讨会。小型研讨会比大型研讨会成本要低,效率要高。 OTA 最好能够为一些小型的学术沙龙的运作提供帮助,比如场地、辅助支持等。这些研讨会规模不需要很大,但讨论空间应很大,讨论次数较频繁。研讨会形式和内容也可以很宽泛,可以涉及新研究方法或者热点问题追踪研究等多面。 OTA 也可以请一些研究成果突出的教授以师父带徒弟的形式或者咨询探讨的方式进行合作研究和学术交流。

(访谈记录人: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07级研究生 董艳艳)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