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情纵览

OTA科研访谈--张强教授

作者:  来源:经验交流OTA  发布日期:2008-05-28
访谈对象: 张强 教授

张强 ,男, 1953 年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首都经济研究所负责人,研究员,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研究领域:区域经济、城市郊区经济。

主要科研领域及成果:多年从事对大城市郊区特别是北京郊区经济的研究。发表文章二百多篇,其中核心刊物发表 10 余篇;主要著作有《管理学》( 1988 )《如何开办私营企业》( 1992 )、《世界乡村城市化与城乡一体化》( 1998 )、《北京郊区城市化探索》( 2001 )、《中国都市农业》( 2002 )等。主持或负责完成局级以上调研课题超过 30 项,其中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 2 项,主持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和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5 项;负责完成了北京市 “ 十五 ” 、 “ 十一五 ” 规划郊区发展研究和《北京城市总体规划( 2004 年 -2020 年)》、《北京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 2005 年 -2020 年)》修编专题等研究工作。主持完成了我国第一部都市型农业的国家社会科学项目,其成果居国内领先地位。主持完成的 “ 北京郊区城市化 ” 和 “ 都市型农业 ” 研究成果于 2002 、 2004 年连获两届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2002 年获市科学技术奖 1 次,获全市优秀调研成果二等奖 3 次。 2005 年入选市教委拔尖创新人才。目前的研究重点是大城市郊区经济及其 “ 三农 ” 问题解决对策,包括郊区城市化、乡村建设、都市型农业产业组织、城市农产品市场体系等。

主要社会兼职:北京市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理事、中国烹饪协会美食营养专委会委员、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城市经济学会理事等职务。曾任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所所长,是研究北京郊区发展的知名学者。

记者:您所从事的学科有什么特点?您的科研主题、研究方法与学科特点有哪些一致的方面?

张强 教授(以下简称张): 我所研究的学科是区域经济学。这一研究领域最近几年在我国比较热门,发展挺快,国内很多高校开设这一学科,都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在咱们学校这一学科是比较新的,但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主要是从空间角度研究经济问题,或者可以说是经济的空间角度。我们学校与其他学校的这一学科相比较,它的特点还在于我们是以发达地区与城市(主要是首都经济圈)经济为研究对象,因为我们一直有服务首都的功能定位。在研究方法上,研究区域经济的方法主要有三个:第一,是应用空间方法,如地理信息系统 、 3S 技术、遥感技术等;第二,我们采用多学科方法,从经济学、社会学、生态学、地理学角度对其进行研究;第三,由于是为首都经济服务,更多要深入社会进行调查研究以掌握新情况,发现新问题。北京这样的发达地区在国内属于超前性的先行地区,它在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方面都走在前面。所以我们对发达地区的研究更要有先行性,更要富于创新性探索。

记者:您在确定科研主题 ( 特别是确定科研项目选题 ) 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张: 在 确定科研主题时 要紧密关注发达地区的新鲜经验,及时跟踪实际工作部门的新理念,及时总结先进经验并作实证性研究,只有这样才能选出有意义的科研主题。要发现有意义的科研主题,不能靠从课本中找问题,而要从实际调查中得出:要紧紧跟踪社会实践,我们为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单纯地发现问题。我们做的很多课题都是很超前的,比如十七大提出的“城乡一体化”,我们多年前就已经在研究了。北京去年提出要实行“福利养老金制度”,从今年 1 月 1 日起正式开始实行。它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给予全北京 60 岁以上的以前未领过养老金的人每人每月 200 元的福利金。这个制度的出台,同我们的调查研究有关。去年春节刚过, 2007 年 2 月 28 日 ,我在市委一个内部刊物上提出建议,要在奥运会之前,抓紧时机解决北京 60 岁以上老年农民老有所养的问题,实现应保尽保。当时有一个主管副市长专门对此作了批示。这一政策的出台与我们的建议不无关系。因为是我门通过研究提出来的建议,这种研究本身就具有超前性,而且它确实解决了北京 70 万 60 岁以上老年人( 51 万农民)的实际问题,成为北京市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举措。而这样成功的选题就是源于实际调查。研究应能为实际服务。所以只要你大量关注社会实践,关注发达地区实践探索,便可以发现很多可研究的问题,并可以通过实地调查研究掌握到大量有用的资源。

调查研究与理论研究并不矛盾,因为很多实践问题“逼”你去看很多书。要掌握国内外新的理论观点才能更好为实践服务,特别是我们的学科研究发达地区,研究都市地区,要搜集大量的国外的资料,要不断吸收新的东西,我们才能深入去做。

记者:您在获取科研资源、科研资助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张: 我认为选择有意义、可实现的科研主题与获取丰富的科研资源、获得充分的科研经费资助是相辅相成的。一旦你选好主题,而且证明它是有意义的、值得研究的,你就会有一个好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要甘坐冷板凳,把研究做扎实,从长期而扎实的研究中取得具有创意的、对社会有价值的成果。取得了这样的成果,那么你就能获得相应的科研资助。而有了足够的科研资助和必须的科研资源,你就更有可能把科研做好,这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记者:从科研角度看,您认为科研与教学的关系是什么?您是如何平衡这二者关系的?

张: 我认为科研和教学可以很有机的结合起来。比如说,我经常要去郊区做实地调查研究,有时候也组织学生一起过去。我告诉他们去农村是一种享受,现代农村不管是景观、环境,还是文化都很有值得去细细体味。这是科研与教学结合的一种方式。

记者:请您为 OTA 提一些有关科研促进方面的宝贵意见。

张: 我接触过学校的一些教师,发现他们实践较少,科研选题和研究的方法过多地是从书本中、网络中去搜找,而难于深入社会实践。比如我们研究新时期的发展趋势,恐怕就不能只用历史的数据、用简单的公式去演算未来,仅以统计数字反映的事物并不一定准确,因为在发生阶段性变化的时候,就可能出现拐点,出现许多过去不曾遇到过的、甚至意想不到的重要变化,而这些变化是难以用历史的数据推算出来的,需要有对事物变化的质的判断。希望能请一些实际工作单位,还有接触实际较多的人员进行一些辅导,以建立一些观察点。

(访谈记录人: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 07 级研究生 武红彦)

2008 年 5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