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教学与研究

图书摘要--大学:社会分层与社会流动

作者:教师促进中心(OTA)  来源:  发布日期:2015-06-11
 

张斌贤 王晨 主编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大学:社会分层与社会流动》是作者编写的《大学》书系的第二辑,主要探讨的主题是大学与社会结构生成、变迁的关系。
在对社会分层、社会流动问题的研究过程中,社会学者们逐渐注意到教育以及培训作为一种重要因素的作用,并因此开展了教育、培训与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的相互关系的研究。主要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第一,社会分层对学校教育制度的影响;第二,教育与社会流动的相关。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在大学发展的不同阶段以及不同阶段大学发展的不同侧面,大学与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的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作者认为,大学教育在社会结构的形成和变化过程中所产生的影响日益重要,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几个方面的要素是值得注意的:第一,社会结构本身的开放;第二,社会结构及其功能分化对各种专门人才的需求,是决定大学对社会结构发生重大作用的又一个基本前提;第三,从历史的角度看,大学在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所产生的实际影响是因时因地而异的。
本书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选录了有清华大学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叶赋桂博士的“中国近代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1840——1922年”、浙江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吴民祥博士的“抗争与选择——中国近代大学教师流动”、中国人民大学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李立国博士的“英国工业化时期的大学与社会整合”、上海建桥学院陈雯女士的“高等教育与英国约曼农阶层的社会流动:1560——1640年”、沈阳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杨克瑞博士的“大学生资助与美国的社会流动”五篇研究论文;第二部分包括一篇文献综述——高等教育与社会分层、流动研究的历史回顾;第三部分是由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所张斌贤和王晨博士撰写的书评“权力再生产的教育机制与国家精英的诞生——《国家精英》解读;第四部分是整理的与本辑主题相关的英文文献索引。
《中国近代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1840——1922年》,从近代中国传统社会流动的变化入手,分析了近代社会职业结构的变迁和社会流动模式的变化,进而从接受高等教育者的出身和出路两方面分别考察了近代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的关系,最后,分析了近代高等教育社会流动功能不彰的成因、后果和影响,并据此反思中国近代高等教育自身特性。作者首先阐述了近代中国传统社会流动的变化,包括中国传统社会的流动以及中国近代社会结构和流动的变化;第二部分,作者分析了传统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认为从时间意义上,近代高等教育包括两个方面:近代的新式教育和近代的传统高等教育;第三部分,作者对近代新式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进行了出身分析,包括:教会学校、新式学堂和留学教育;第四部分,又分别对上一个部分的教育类型做了出路分析;第五部分,作者对中国近代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进行了总结和分析,认为:首先,社会流动的模式发生了转型,由传统教育和科举转向近代新式高等教育和留学,这是一个递次渐进的过程,社会各阶层慢慢从传统渠道脱离,转到新教育的轨道;其次,中国近代新式高等教育的社会流动功能是有限的;第三,就阶层特征来看,新式高等教育与社会流动在总体上有一个变化的过程;第四,地区间的不平衡。作者分析原因,概括为:1.教育和高等教育规模过小;2.教育成本太高,民众支付能力下降;3.社会参与的影响;4.新式高等教育的特性。同时,得出结论,对中国近代历史和社会带来的后果和影响主要有这几个方面:1.知识分子的城市化;2.上层阶层的分裂;3.社会动荡。最后,作者进行了反思,认为,要在根本上解决中国近代的教育问题、解决城市与农村的分裂状况、解决社会流动的不畅和社会不稳定,就必须通过教育史科学技术知识应用于中国工业,应用于农村,在教育和文化上实现农村与城市的统一。
《抗争与选择——中国近代大学教师流动》这篇文章,作者在第一部分分析了引起近代大学教师自由流动的因素,包含以下几个:第一,思想的论争;第二,笑傲长的办学理念;第三,学术机构的建立、学术交流的开展。第二部分,作者分析了中国近代大学教师的压力流动的原因,包括一些几个方面:第一,政治干预;第二,经济窘迫;第三,战争压力。在第三部分,作者对中国近代大学教师流动的原因与背景进行了分析,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群体的形成与崛起,为中国近代大学教师的流动提供了前提;第二,自由择业机制与聘任机制为近代大学教师流动提供了制度性保障;第三,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的人格特征为大学教师的流动提供了人格力量与精神动力;第四,大学自身的发展、各学术门类的独立与走向成熟对大学教师的流动提出了客观需要;第五,近代中国政治、经济、战争等大学外部社会环境是引发大学教师流动的社会动力源;第六,地缘与学缘关系成为影响近代大学教师流动的潜在因素。最后,作者得出结论,认为不同的流动形式对大学教育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自由流动对中国近代大学教育产生积极影响,压力状态下的教师的非自由流动,导致了教师的流失或隐性流失。同时认为,生活保障、安定团结、宽松自由的学术环境,是大学教师们最重要的,建立与完善大学教师自由流动的机制,消除压力因素,是大学健康发展的重要前提。
在《英国工业化时期的大学与社会整合》中,作者首先论述了工业化时期英国社会结构的变化及对教育的影响,包括贵族社会与贵族精神、中产阶级的结构与追求、英国社会结构的演变对教育变革的影响、精英教育的社会整合机制与作用这几个方面;第二部分中,作者又论述了工业化时期英国精英教育与社会变迁的关系,主要分为工业革命前的状况、工业化时期的牛津、剑桥大学与社会整合、新型大学与社会整合——以格拉斯哥大学为例这几个部分。最后,作者得出结论,英国的贵族阶层是一个开放的、流动的、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集团,中产阶级极力向贵族的价值观念与行为方式看齐。但是三者之间存在差异,存在一定的张力与冲突。历史地看,英国的精英教育与工业化也不存在着直接的、必然的联系,该教育体系也没有为工业化培养大量继续人才,工业化也没有对教育变革提出迫切的要求。
《高等教育与英国约曼农阶层的社会流动:1560——1640年》,本文主要通过历史研究和分析,确证了高等教育是在频繁社会流动中表现最为活跃的约曼农阶层实现上升流动的重要阶梯。大量约曼农阶层子弟通过接受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使处于中下层的人们看到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提升社会地位的希望。在这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避免了等级森严制度下底层民众为改变命运抑郁采取暴力的倾向,起到了加强英国当时社会秩序、维护社会相对稳定的作用,有利于英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过渡。然而,更多的约曼农阶层子弟接受高等教育,并不能说明各阶层之间高等教育的入学机会趋于平等了,虽然大学教育对约曼农阶层敞开了大门,但也只对比较富裕的约曼农阶层提供了入学机会。可见,无论从教育的提供、教育的需求和接受教育的愿望和机会,以及对教育资源的利用来看,其社会等级差异显而易见,教育只为经济实力雄厚的有产阶级服务。也只有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工业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才有更多的中下层群众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在《大学生资助与美国的社会流动》中,作者认为,大学生资助是促进高等教育大众化发展的重要保障措施,也是促进社会流动的强有力手段。在退伍军人教育补偿的基础上,从观念的争鸣到政策的确立,乃至高等教育机会的扩展,美国通过里面手段逐步推动了大学生资助的规范哈建设,促进社会公平的流动。本文首先介绍了退伍军人教育资助及影响,然后介绍了大学生教育资助的确立,第三介绍了基本教育机会保障,第四介绍了教育资助的扩展,最后,作者得出结论,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的基本推动力量,正是美国联邦政府有效的大学生资助政策。就中国而言,我们的教育基础长期落后,高等教育的发展一直落后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社会的充分流动。最重要的是完善我国当前的大学生资助制度,特别是贫困大学生补助金制度,将其纳入为整个社会最低收入保障的基本内容。 
《高等教育与社会分层、流动研究的历史回顾》中,作者主要通过回顾国内外有关这一问题的研究成果,梳理学术发展的脉络,厘出该研究的三个发展阶段,并分析各研究阶段的数据、研究方法和基本问题,以推动高等教育与社会分层、流动研究在我国的进一步深化,促进对高等教育与社会关系的认识和理解。
    《权力再生产的教育机制与国家精英的诞生》,本文通过对布尔迪厄的《国家精英》的研究背景,主要内容,理论框架的探究和分析,理解布尔迪厄从教育出发指向政治的社会学研究理路。作者认为,《国家精英》一书的意图在于揭示统治权力的社会分配模式,并通过历史例证的分析,确立法国高等教育系统中最高层次的结构和功能,它与社会权利各形式和统治阶层之间的关系及其在生产模式。这种方法论性质的理论框架对于批判性研究中国20世纪以来的社会流动与教育关系及其背景因素有着重要价值。